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聚焦

夏季用电高峰叠加环保限产 下半年煤炭供需或偏紧

来源:武松娱乐 刘慧林 发布时间:2018/6/12 8:40:17 浏览:745

        业内人士认为,这一波煤炭价格上涨原因,除了用电需求大增超预期外,还有环保限产和安全整顿的因素。
        夏季高温天气带来用电需求超预期,长江口动力煤价再次站上700元/吨高位。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下半年在环保限产及去产能多重因素影响下,煤炭供需格局仍然偏紧,煤炭价格将大概率保持高位,煤炭企业今年的财报会比去年更好看。
煤价再上700元高位
        随着盛夏到来,煤炭价格也随之持续走高。易煤网数据显示,最新一期(6月2日至8日)易煤北方港动力煤平仓价格指数5500K当期指数为688.30元/吨,环比上涨45.50元/吨,涨幅7.08%;长江口动力煤指数方面,5500K当期值为722.6元/吨,环比上涨3.75%。
        易煤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这是去年下半年以来,长江口动力煤价格指数第二次站上700元/吨的高位。去年下半年,长江口动力煤价从去年9月起从600元/吨左右持续攀升,今年2月一度接近850元/吨高位,随后3月开始回落,4月中旬随着下游需求提振再次反弹,6月初重破700元大关。
        2016年底国家发改委、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联合签署的《关于平抑煤炭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备忘录》中明确,动力煤价格的绿色区间为500元/吨至570元/吨。
        易煤研究院研究员潘汉翔6月11日下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一波煤价上涨并站上700元高位,背后主要原因还是由于下游用煤需求远超市场预期。
        据中电联数据,今年1月-4月,全国全社会用电量2109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9.3%,增速比上年同期高了2.6个百分点。尽管目前官方尚未发布5月用电数据,但有媒体近日报道称,“受市场预期向好、高温等影响,1-5月份全国发电量同比增幅超过10%;而5月份全国全社会用电量预计也同比增长10%左右。”
        潘汉翔指出,“5月以来国内多地持续高温天气是用电增长的主因之一,此前中电联在年初预计,上半年用电增速大约在5%左右,而现在看起来大概率要超过9%,这远远超出市场预期。而在发电厂一侧,水力发电增速下滑,也变相增加火力发电保供压力,加大燃煤需求。”
        数据显示,今年1-4月份,全国规模以上电厂发电量2087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7%。其中,水电23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3%;火电1595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1%。
        “电力用煤需求大增,而同时进口煤补位却相对滞后,这也给市场带来了短期内供需偏紧的局面。”
        今年以来,发改委等行业主管部门就煤炭价格多次召开座谈调控会议。
        6月11日,陕西煤业在互动平台上透露,发改委5月曾召开针对煤价的调控会议,主要是针对港口煤价出现的非理性上涨,打击违法违规炒作煤价、囤积居奇等行为,增加长协供给,引导市场回归稳定。
        事实上,这一轮发改委等主管部门对煤价的干预,可以追溯到2016年下半年。当时煤价受去产能和煤炭业276工作日弹性限产影响出现一波持续上涨,发改委及中煤协等牵头组织龙头煤企与五大发电集团等统一签订了一波中长期合同。2017年以来,发改委等还先后出台后续政策,对煤电长协的比例作出规定,并出台了配套奖惩措施。
        环保限产因素叠加
        汾渭能源煤炭分析师曾浩在6月11日下午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这一波煤炭价格上涨原因,除了用电需求大增超预期外,还有环保限产和安全整顿的因素。
        据曾浩介绍,今年5月以来,包括内蒙、陕西等煤炭主要产地陆续迎来一波环保检查,“内蒙有部分露天煤矿已经关停,产能影响比例大约为10%左右;而山西这个煤炭大省的文件也下来了,马上要进行安全大检查,估计6月工作组进驻之后,部分超能力生产的煤矿产能也会受到影响。”
        随着煤价逐渐从低点反弹至高位,部分煤矿受利润诱惑开足马力甚至超能力生产,今年以来,山西等多个省区已发生多起煤矿安全事故。6月初,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发布《关于近期煤矿较大事故的通报》,通报表示,今年4月份以来,全国煤矿接连发生多起较大事故,安全生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要依法严厉打击超能力超强度组织生产行为。
        曾浩还指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2018年全国要继续削减煤炭产能1.5亿吨。这一年度任务对上述产煤大省而言依然是重任在肩,不容乐观。“而新增或置换的优势产能投产的释放,则相对时间周期较长;同样,进口煤5月订货,也要一个半月才能到,总体而言,今年夏天至下半年,煤炭供需格局依然偏紧,煤炭价格将大概率保持高位。”曾浩称。
        潘汉翔在采访中强调,影响下半年煤炭价格走势的因素中,有气候(温度)和进口煤两大变量。如果今年夏季全国大部气温偏高或出现持续大范围高温天气,则电力对燃煤需求将持续保持旺盛;同时,进口煤限制政策目前尚未全面放开,国际煤价也保持高位,未来能否在具备价格优势的条件下,成为国内煤炭供应的有力补充,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但曾浩认为,相对于气候或进口煤政策而言,煤炭企业今年的效益全面提升是可以确定的。“目前在山西地区的民营煤矿企业,吨煤利润高达200元左右,而国有煤矿吨煤利润也在50-100元左右。”曾浩认为,在去年年报、一季报部分被债务包袱和低煤价拖累之后,今年二季度和全年,煤炭企业的财务报表预计将出现同比大增的现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从多位煤炭行业人士处获悉,为保证电力等下游用煤需求,发改委和铁路总公司近期将新增2亿吨-3亿吨左右的电煤中长期合同。同时,铁路部门将在现有电煤长协合同量的基础上,进一步挖掘运输潜力,优化运力调度,重点向中长协倾斜。
        此外,作为神华集团和国电集团重组打造的国家煤电一体化龙头,国家能源集团近日也公开表示,集团的煤炭销售政策与国家要求保持高度一致,集团将把外购煤长协价格控制在黄色区间(600元/吨以内),全力稳定煤炭市场形势、保障社会用煤安全。 

Copyright © www.fmlacounsel.com
晋ICP备14004849号
扫一扫加关注